推广 热搜: 如何  手续  符合  事实收养关系  怎么办  儿童  复印件  孩子  怎样  朋友 

10岁男孩儿竟患艾滋病(组图)

   日期:2019-01-18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中国华皖律师在线    浏览:886    评论:0    
核心提示:核心提示  10岁的孩子,本应该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可是小宇却失去了童年的欢乐。2005年,他被北京市佑安医院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确诊患了艾滋病。今年12月6日,记者见到了正在呼市接受治疗的小宇。如今,

 核心提示

  10岁的孩子,本应该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可是小宇(化名)却失去了童年的欢乐。2005年,他被北京市佑安医院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确诊患了艾滋病。今年12月6日,记者见到了正在呼市接受治疗的小宇。如今,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在抽血化验、做B超、做心电图、输液中度过……

  小宇成了艾滋病患者

  小宇的父母都是农民,乌兰察布市马莲渠村是他出生和生活的地方。从2005年10月16日开始,小宇每天嚷嚷着耳朵疼,父母带着他到了乌兰察布市中心医院,准备给他做扁桃体手术。手术前,医生在给小宇做进一步检查时,发现小宇HIV抗体呈阳性。医生怀疑小宇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2005年10月22日,内蒙古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小宇的血清样本检测后,确诊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这一消息让小宇的家人惊呆了,他们不愿意接受这一诊断结果,但是又必须面对这个现实。为了查明艾滋病感染途径和预防疾病传染,内蒙古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与小宇密切接触的人群进行检查,幸运的是,他的父母、姥爷姥姥等人的HIV抗体均为阴性。

  2005年11月18日,经过北京市佑安医院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进一步确诊,小宇已经发病,成为艾滋病患者。

  输血惹的祸?

  艾滋病只有3种传播途径,即性传播、母婴传播和血液传播。小宇的父母认为,小宇完全可以排除通过前两种传播途径感染艾滋病的可能。

  充满疑惑的小宇父亲突然想起,小宇在刚刚出生时有过一次输血经历,他认为一定是输血的问题!1996年,小宇的父亲在大同市峰子涧村附近的一座小煤矿打工。那年5月4日,刚刚出生两个多月的小宇因为咳嗽、气短,父母带着他到位于大同市的解放军某部医院就诊。经过检查,小宇被诊断为支气管肺炎。在治疗过程中,该医院为小宇输血浆3次,共计100毫升。住院10天后,小宇出院回家。出院后,小宇便经常出现不明原因的感冒、发烧、白细胞减少、淋巴结肿大等症状。小宇的父母为了给孩子查明原因,先后带他到集宁区人民医院、呼和浩特市第二传染病医院进行诊治,但是他的病情依然不见好转,并且在进一步检查中被确诊为艾滋病。

  他想回学校读书

  在医院里,记者看到小宇与同龄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眼圈儿有点儿黑,特别爱出汗,不一会儿,他就汗流浃背了。他的父亲说,这孩子身体特别虚弱,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就总出汗,当时没觉得怎么样,直到去年确诊了才知道这是艾滋病患者的症状之一。

  由于患病的原因,小宇的耳朵有点儿背,对话的时候要很大声才能够听清楚。但是,病情掩饰不住他童年的天真,仿佛艾滋病距离他很遥远,他特别爱笑,还有几分腼腆。记者问他问题的时候,他总是躲到父亲的背后,笑一笑后才回答。小宇说:“我生病以前是四年级的学生,因为我生了病,不得不退学。我现在很想回到学校,也很想念我的老师。”在小宇的病房里,记者见到了一盆盆用简易花盆种植的花,这也给这个病房带来了一丝生机。小宇说:“这些花是3号病房的奶奶送给我的,我把它们栽下后都活了。我每天都给它们浇水,你看,这几盆花马上就要开花了……”说起这些,小宇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为了治病变卖了家产

  小宇被确诊患了艾滋病后,父母便带着他四处求医。小宇的父亲说,为了给小宇治病,他们已经变卖了所有家产,现在医院就是他们临时的家。小宇的母亲也因为忧郁过度,患了病。目前,小宇的母亲正在乌兰察布市接受治疗。

  给小宇治病的这段时间,父母轮流在医院照顾他。不过小宇更喜欢父亲陪伴他,因为母亲相对来说对他更加严厉一点儿。小宇说:“我的要求爸爸一般都会满足,妈妈在的时候老是不让我干这干那……”这时,小宇的父亲叹了一口气说:“孩子不发病的时候还有点儿精神,一发病就发烧、腹泻,尤其在发烧的时候,就趴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干,嘴里还一个劲儿地说身上发软。”当记者问小宇知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的时候,他懂事地点点头说:“我知道。”

  小宇的父亲说:“这孩子很懂事,当别人谈起他病情的时候,他总是默默地躲到一旁不说话,不知道这孩子到底对自己的病情知道多少。”

  1

  责任编辑:dlt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

父亲忧伤地看着孩子口摄影/实习记者 牛天甲

  在社会上很受歧视

  在采访中,小宇的父亲对记者说:“自从得知孩子得了这种病之后,我们在社会上受到很多歧视。”他说他以前在集宁区租房子住,可是当房东得知小宇得了这种病后,马上说要装修房子,让他们赶快搬家。

  如果说,面对这种歧视小宇的父亲还能够忍受的话,有一件事却让他们寒心——去年,小宇和父亲乘坐火车去北京看病。由于中途上车,他们没有座位。看见车上的人多,想着孩子有病在身,小宇的父亲想给孩子补一张卧铺票。来到了补票席,他诚恳地对列车员说:“我的孩子生病了,能不能给补一张卧铺票。”当时列车员就问,孩子得的什么病。小宇的父亲就实话实说了。没想到话刚一出口,列车员一哄而散,嘴里还说:“赶紧离我们远一点儿,得了这种病还想补卧铺?”小宇的父亲说:“真没有想到,我这么真诚地说了,却换来这样的结果。”那一夜,小宇和父亲一路相互依偎着,站到了北京。小宇的父亲说,孩子是无辜的,他本身没有错,希望社会上的人们能给他一点儿关爱,不要再歧视他。说起这些,这个30多岁的汉子失声痛哭起来。

当年小宇输血的票据口摄影/实习记者 牛天甲

  和医院对簿公堂

  小宇的父母在与医院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向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人身损害赔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解放军某部医院赔偿各项损失费共计1347348元。

  11月30日,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这起案件。庭审中,原告、被告就小宇患有艾滋病是否与医院的输血有关、在医院输血的是否就是现在的小宇进行质证、辩论。

  医院代理律师在法庭上称,当时在医院输血孩子的名字并不叫小宇,从小宇的户口上也并不能说明现在患了艾滋病的这个小宇就是当年输血的那个孩子。当时医院是严格按照医疗程序进行治疗的,所使用的血浆也是从血站中提取,医院没有自行采血,所以责任不在医院。其次,小宇现在被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也不排除是其在别处打针或者另外一些因素造成的。同时,原告提出的高达134万多元的索赔缺乏法律依据。

  在经过法庭辩论之后,法院宣布休庭,择日再审。小宇的父亲对记者说:“我也不知道法院什么时候再审,我只是盼望法院能够早日给我们一个公道。”

  记者手记

  刚刚接到这个采访任务的时候,说实话,记者心里有点儿害怕,以前只是在电视里见过艾滋病患者。就在刚刚到达小宇所在的医院的时候,记者做好了所有的心理防范:不打算与小宇的父亲握手,不打算在病房里做任何停留,不想用手接触到病房里的任何东西。可是,就在见到小宇的一瞬间,记者的想法变了。小宇很好动,也很聪明。在采访中,小宇始终在摆弄着一辆玩具小电动车,童心难泯,尤其在父亲失声痛哭,他跑上去为父亲擦眼泪的时候,记者的防线全部解除了。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歧视他们,不接受他们呢?医生说,艾滋病是无法治愈的。在这里,记者心里只有一个愿望,希望小宇今后能够一路走好。

 

 
打赏
 
更多>同类法律知识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法律知识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皖ICP备08106496号
中国华皖律师在线,中国大型的法律服务平台,为广大用户提供在线免费法律咨询互动服务!